??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六旬老人迷恋收藏48年投入2400万藏品过亿却要向女儿借钱生活

发布日期:2022-01-08 06:49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六旬老人迷恋收藏48年投入2400万,藏品过亿,却要向女儿借钱生活

  说到收藏,不少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有人喜欢收藏海报,有人喜欢收藏明信片,有人喜欢集邮……各种爱好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但是,在陕西榆林,却有这样一位六旬老人:因为迷恋各种历史藏品,老人45年间先后在这其中投入了2400多万。

  而这2400多万换来的各种藏品,尽管如今加在一起已经“身家过亿”,然而这位老人却贫穷潦倒到需要靠借钱来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平。

  陕西榆林,在一个面积不大的房间当中,林林总总地摆放着数千件“宝贝”藏品。

  而站在其中对每一件藏品的历史故事和来历都如数家珍的那个光头老者,正是已经年过六旬的“民间收藏家”,刘福学。

  而如果向上追溯的线岁的时候,刘福学就因为一次偶然,开启了他的“收藏之路”。

  而就在位于榆林市佳县康家港公社里,一群社员在下地劳动时,偶然挖出来了一个破破烂烂、形状奇怪的罐子。

  “这是什么东西?”社员举着罐子问了一圈,眼看无人认领,一旁的一位妇女主动拿走了这个罐子,准备带回家喂鸡用。

  而就在妇女劳动结束、准备回家的时候,这名少年忽然追上了她,软磨硬泡地足足跟了好几里路。

  当时的刘福学并不知道这个罐子的学名叫做“三足陶鬲”,只是直觉认为“这是一个宝贝”。

  不过,当他把罐子带回家展示给父母看时,家里人非但没有鼓励他,反而朝他泼了一盆冷水:“这不就是个没用的破烂嘛!”

  尽管当时的他并不能真正理解文物背后的含义,然而纯粹凭借着喜好,刘福学开始反复来往工地和农田当中。

  仅仅花了两三年的时间,他就在家中后院里偷偷摆满了将近一百件各类古代陶器,一眼望去,蔚为壮观。

  ——直到如今,刘福学还记得那位老师对他说的话:“这些东西都有着巨大的价值,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它们,以后也可以继续努力,争取未来当一个收藏家。”

  这样短短的一句话,为刘福学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原来收藏也能成为一个“家”!

  并且接触了大量的文物历史和收藏方面的知识,真正开始向着那个“收藏家”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一旦迷上收藏,就注定你这一辈子都得过着穷日子,甚至有时候会穷得吃不上饭。”

  在长达48年的收藏之路上,刘福学先后砸进去了2400多万元,拥有个人藏品数量将近4000多件,其中有1000多件瓷器,2000多件陶器,还有其他种类的文物如手镯、佩玉等玉饰,不一而足。

  所以,只有在每次发了工资后,刘福学才会呼朋唤友地叫上几个同样喜爱古玩的朋友,跑去当地的古玩市场尽兴地“大买特买”。

  不过,由于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很多人对于文物的概念还没有那么明确,也缺乏正确的了解,一些珍贵的文物因此被许多家庭随意丢弃、贱卖。

  在文玩界当中,大多数人都是“靠文玩养文玩”,但是刘福学却常常“只进不出”:在他的眼中,每一个文物都是他精挑细选后“淘”来的。

  也正是因此,尽管家中的各种文物“价值连城”,可是刘福学一家却过得捉襟见肘。

  而随着拥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文物一件一件地“流”入家中,刘福学的妻子也逐渐开始觉得难以忍受:

  她能够接受自己丈夫有一个爱好,但却实在无法理解这些瓶瓶罐罐背后所代表的“收藏价值”,更不能同意这种“倾尽家财”式的收藏追求。

  所以,在和刘福学度过了数年清贫而拮据的日子后,刘福学的妻子最终选择了离开。

  1979年,刘福学前往当地的宜君县探亲访友,偶尔碰到了当地村民在土里挖出来了一个瓷瓶。

  已经拥有数年收藏经验的刘福学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瓷瓶“价值不菲”,便掏出了身上带着的所有金钱,把那个瓷瓶买了过来。

  然而,当拿到瓷瓶后,刘福学才哭笑不得地意识到,分文不剩的自己忘了准备回家的车票钱。

  1986年,在晋陕两地四处奔波、搜集文物的刘福学又在山西介休市遇见了一件罕见的藏品。

  1994年,刘福学还斥巨资8800多元钱,从拍卖行中买下了一个拥有四千多年历史的、龙山文化时期的人面玉璧。

  尽管后来有人出到高达2000万元的高价,试图从他手里买走这个玉璧,可是刘福学还是拒绝了。

  不仅如此,这个人脸玉璧也成为了他后来筹建起来的榆阳千五氏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2007年12月,刘福学再一次得到消息,佳县坑镇关口村的一名村民从地里挖出来了一个陶罐。

  刘福学迅速赶到当地,经过再三确认,肯定了这个陶罐正是汉代墓葬当中的某个陪葬品,距今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

  令他没想到的是,正当他在灯光下聚精会神地研究陶罐的时候,忽然间,一团土黄色的物体从罐子当中掉了出来。

  因此,或许在这位汉代墓主下葬前,家人曾经为他捕捉了五只蝙蝠,关在装满了酒的罐子中作为陪葬品。

  因此,天长日久,这五只蝙蝠也就成为了五团干尸,被封存在了这个充满历史的陶罐当中……

  上文中曾经提到,刘福学为了展览自己的收藏,曾经筹建了一个榆阳千五氏博物馆。

  上古石器,青铜陶器,宋元瓷器,还有明清时期的青花和近代的革命遗物,都被分门别类地放在了不同的架子上面。

  一旦一脚踏入这个小博物馆,人们仿佛能够亲眼目睹历史长河的急速回溯,在数量惊人的藏品当中,亲身感受到岁月变幻带来的厚重和沧桑。

  ——在他的博物馆开放以后,刘福学的宝贝古董在一年间就被盗了11次,损失高达200万余元。

  无奈之下,刘福学只好将自己的藏品分散保存,一部分转移到了西安寄存,另一部分则被他存进了银行当中。

  在最一开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刘福学对于文物购买,从来都是“看到喜欢的就想要买下来”;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福学逐渐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收藏毫无目的性,也没什么意义,“纯粹是为了收藏而收藏”。

  并且收集了不少有关龙山文化时期陕北文明的文物,如玉石手杖柄和玉猪龙,各类陶贝币等等等等。

  例如陕北文明出土的不少古代陶罐当中都留存有锯齿形状的纹饰,这些纹样就可能和当时的人们喜好饲养鳄鱼有所关联,等等等等。

  在刘福学看来,“这些器物为我们勾勒出了当时陕北文化的一些线条,让我们得以窥见当时的龙山文化的一角,为解读和了解陕北的历史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证据。”

  只是,由于他希望接收方能够给他一点金钱上的补偿,因此多年以来,刘福学始终没能和各个博物院谈妥。

  而由于他常年入不敷出,刘福学还不得不和自己早已经出嫁了的女儿借了五万块钱用以生活。

  多年前老婆过够了这种穷日子,离开这个家藏万罐的家,但刘福学无所谓,只要天天和自己的古董在一起,这日子就是开心的。

  而面对别人的疑问,刘福学仍旧爽快地表示:“尽管如今日子过得苦,但我还是不后悔从事文物收藏这一条路。”

  或许,这份坚持看起来不那么被世人所理解,但是这份执着,却令人心生敬佩。毕竟,有多少人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一项爱好,投入所有的精力呢?

  自然,对于陕北历史文化传承的渴望和责任感,或许才是这位老人能够努力坚持至今的原因。

社会文化 | 旅游新闻 | 星声星语 | 社会新闻 | 历史咨询 | 女性生活 | 金融新闻 | 娱乐新闻 | 汽车资讯 | 健康新闻 |

Power by DedeCms